今天是:

四会市人民法院 欢迎您 !

当前位置:四会市人民法院 > 裁判文书 > 浏览文章

(2016)粤1284民初1293号

编辑日期:2016年10月21日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次数:

广东省四会市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粤1284民初1293号

原告:陈某贤,男,汉族,住广东省四会市,公民身份证号码;×××311X。

原告:谭某妹,女,汉族,住广东省四会市,公民身份证号码;×××312X。

委托代理人:陈某勇,男,汉族,××年××月××日出生,住广东省四会市。

被告:陈某汉,男,汉族,住广东省四会市,身份证号码;×××0052。

被告:陈某洪,男,汉族,住广东省四会市,身份证号码;×××3110。

原告陈某贤、谭某妹诉被告陈某汉、陈某洪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9月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陈某贤、原告谭某妹的委托代理人陈某勇,被告陈某汉、陈某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陈某贤、谭某妹诉称:2016年1月20日原告陈某贤的猪舍、柴屋被陈某汉、陈某洪等人拆除引起事件发生。在9点钟左右被告陈某汉叫上被告陈某洪将原告陈某贤的猪舍、柴屋推倒并用木方将瓦片行仔、角仔打碎打断。原告陈某贤得知情况后马上报警并同妻子谭某妹一起去同被告陈某汉理论,10点钟左右某派出所警员到达现场,经过了解情况之后,建议原告找街道国土部门处理,之后就走了,原告陈某贤和妻子非常失望无可奈何继续同被告等人争辩,被告陈某汉、陈某洪冲着五十八岁同体弱的原告谭某妹你一掌我一拳打倒地上,当时村里许多群众都在看热闹。原告陈某贤见妻子倒在地上马上报警并扶起她就走,刚走到贤财嫂门口被告陈某汉、陈某洪追上来冲着已受伤的原告谭某妹一阵殴打,对其刮面部、拳打心口、脚踢肚脐,原告谭娇被打得在地上苦楚呻吟,痛得卷缩一团。原告陈某贤见妻子又被打,想制止被告等人的行为却被陈某汉打了几拳额头,踢了几下脚部并推到在地上,年迈的陈某贤额头马上淤红一片,脚部疼痛非常。在场的贤财嫂马上拿着一碗水走到谭某妹身边,用手按住人中穴慢慢喂水给她喝下,原告谭某妹渐渐地返回些。12点钟派出所警员赶到现场,见原告谭某妹面部淤红浮肿伤情严重,马上要求送去医院救治,陈某贤即问派出所警员打人者为什么不捉起来?派出所警员讲他们走吾去的,现在救人要紧,等伤者拿来医疗证明和医疗单再叫他们赔偿就可以啦。就这样原告陈某贤同派出所警员一起扶着全身酸痛的原告谭某妹上警车。警车将原告陈某贤、谭某妹送到四会市人民医院验了伤并作了初步的治疗,原告谭某妹伤情严重在当晚入住四会市人民医院住院部治疗。之后于3月10日在某派出所对此案件两次调解处理,而被告两次都不赔偿而结束。请求判令:被告陈某汉赔偿原告医疗费用等共8097.06元。

为证明其诉讼主张,原告提供的证据有:

1、身份证、户口本,证明原告的身份。

2、治安调解协议书,证明伤害事件发生的事实。

3、陈某贤医疗费、诊断证明、谭某妹医疗费、诊断证明、出院记录,证明原告受伤住院治疗及支出医疗费的事实。

应原告申请,本院调取了四会市公安局某派出所相关案卷材料。

原告对本院调取的四会市公安局某派出所相关案卷材料质证意见:从某派出所提供的照片能够看出原告的伤情,如果原告没有给被告殴打何来有伤。我们已经经过治疗,住院康复后再进行鉴定,鉴定结果才会没有验到伤。

被告陈某汉辩称:某派出所已经将本案事实查清,在2016.1.20事发当天拆除原告的猪舍是事实。至于原告所说的柴屋的归属是另案处理。拆除猪舍时谭某妹是不在场的,原告诉状称2016.1.20当天第一次报警后公安在十点到达现场不实,某派出所的警察是十一点三十分之后才到达的,十点钟的时候是没有到场的。事发当时陈某洪的父母在场打电话给我,我赶到现场,刚好碰到谭某妹担粪水想要泼陈某洪的新房子,当时派出所不在场,陈某洪见此状即对谭某妹进行拉扯,该过程我是没有动手的,是陈某贤让谭某妹躺在地下。之后陈某贤继续与我们争吵,并且第二次报警,但是具体时间不清楚。我只承认派出所对原告作出的验伤报告,验伤验到多少我就赔偿多少,原告在其他地方进行检验我不承认。我没有动手打原告,所以不同意赔偿。

被告陈某洪辩称,同意陈某汉的答辩意见。

被告陈某汉、陈某洪没有向本院提交证据。

经质证,两被告对本院调取的四会市公安局某派出所相关案卷材料没有异议。

经审理查明,原告陈某贤、谭某妹与被告陈某汉、陈某洪因位于四会市某街道某村委会某巷某村的柴屋权属一直存在纠纷。2016年1月20日中午,因被告陈某汉、陈某洪拆毁该柴屋双方发生争执并互相拉扯,导致两原告受伤。事发后,两原告被送到四会市人民医院治疗。原告谭某妹住院治疗至同月23日,经医院诊断为:1、脑震荡;2、右腰部软组织挫伤。诊断证明书建议:1、全休1周;住院期间留陪人1人。原告谭某妹用去医疗费3576.6元。原告陈某贤诊断为多处软组织挫伤,用去医疗费560.46元。同年1月26日,四会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对两原告检验后作出未见有明显损伤的鉴定意见。同年2月18日和3月10日,四会市公安局某派出所两次对原、被告进行调解均未果,该所遂出具《治安调解协议书》。

以上事实,有原告起诉状,被告庭审答辩,原告提供的经庭审核对、质证的证据,庭审笔录等证实。

本院认为,本案为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两被告因柴屋权属纠纷而拆毁该柴屋引致双方发生争执并互相拉扯,导致两原告受伤的事实有原告提交的相关证据证实,本院予以认定。两被告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赔偿责任。原告主张的各项赔偿项目,理据充分的予以确认,依据不足的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相关规定,并参照《广东省2016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予以认定。其中:1、原告谭某妹医疗费3576.6元,有医疗费发票、医院诊断证明书、出院记录等证实,本院予以确认;原告陈某贤医疗费560.46元有医疗费发票、医院诊断证明书证实,本院予以确认。2、原告谭某妹住院伙食补助费,根据其住院实际及补助标准,本院核定为400元。3、原告谭某妹护理费,根据其住院实际及参照当地护工报酬标准,本院核定为400元。4、交通费,根据原告的治疗实际,酌定为100元。5、两原告主张的误工费、营养费、住院费及精神损害抚慰金均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告陈某贤的损失为560.46元,原告谭某妹的各项损失合计4476.6元。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三条、第六条、第八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三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陈某汉、陈某洪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连带赔偿给原告陈某贤560.46元、原告谭某妹4476.6元。

二、驳回两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25元,由被告陈某汉、陈某洪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周志坚

 

 

二〇一六年九月十八日

 

书记员    吴静文

 

7 页共7 页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