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四会市人民法院 欢迎您 !

当前位置:四会市人民法院 > 法官风采 > 浏览文章

热爱与信仰——我心中的“诗与远方”——记大沙法庭女法官彭静雯

编辑日期:2017年12月27日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次数:


           

 

 

她是85后的年轻女法官!

7年的法律专业本硕连读,一毕业就待在大沙这样的小镇法庭里,一干就是6年!

6年里,她跑遍镇上大大小小的乡村路,送达了数百份裁判文书,也曾迷失在不同的荒僻村落里,也曾被村子突然窜出的恶狗吓懵。

6年里,她匍匐在四方案桌前,与案卷为伴。数千个日夜的辛勤劳作,数百次“化戾气为祥和”,还有那些灰蒙蒙,却凝聚着智慧与心血的裁判文书,都是这些年“胜利的果实”。

她像其他的年轻人一样思维活跃,能迸发出不一样的火花,更难得是那份别样的沉稳与踏实,在这个平凡的小镇法庭里生根发芽。

别人说生活还有诗和远方,一个女孩子不适合这样艰苦的环境。她却说自己根植这里,说熟悉这里的环境和村民。她另辟蹊径,在不算长的法官生涯里找到了别样的“诗与远方”。

这些,都源于对法官职业的热爱与信仰。

 

 

小镇法庭里的绽放

 

初生牛犊的办案心得

“最好的方式是调解结案。”彭静雯说。那个时候,她还是个负责立案的书记员,来法庭不到一年时间。

在基层工作过的法官都清楚,农村土地承包的问题不容小觑——牵涉较多群众利益,问题敏感,处理稍有不慎极易引发群体事件。

20125月中旬,当地一村子的经济合作社负责人一口气向法庭提交了9份起诉材料,状告9名村民拖欠土地承包款。

大沓的材料落在彭静雯手里,沉甸甸的。她清楚这类案子的重要性,这类案件牵涉到养殖村民的生计,同时还牵涉到其他村民的分红利益问题。而且一旦产生纠纷,村民关系决裂,摩擦矛盾不断,不利于村民生产经营和日常相处。

这类特殊的案子,最好的方式莫过于“调解结案”!自收案当天下午,彭静雯一个一个拨通涉案村民的电话。一听是法庭来的电话,大家都警惕起来,了解原委后,好些村民发起牢骚来,埋怨合作社不近人情。彭静雯一直耐心听着。为了做好后续工作,她说话相当和气,大部分村民态度发生了转变,变得和好起来了。但也有一两个村民态度恶劣,恶言相向,甚至迫不及待把电话挂了。

但是,彭静雯没有气馁。当天电话没打完,第二天继续打。连着78个小时的沟通,事情始末一清二楚了。

原来大伙儿已经和合作社签了近20年的土地承包合同了。2012年时,市场不景气,承包人处理风险的能力也较弱,好多积蓄都喂在生猪身上,却没拿到预期的收益。而合作社也难,收不回承包款,意味着村民的分红款就要延迟甚至落空,几次商量无果,只能来法庭维权了。

彭静雯办事爱花“小心思”。第一次打电话时,她就用档案袋把9名村民的信息区分开来,在袋子上详细备注了大家不同的性格特征和态度。到了约见村民之时,又根据掌握的情况把村民们分为三类分批调解:态度良好、态度一般、态度恶劣。

一定要稳住大家情绪,拉近法官与当事人的距离。多数村民法律意识较弱,对自身行为缺乏认识,彭静雯趁机给大家普了一些法律知识,耐心提醒和告诫要用法律手段维护利益,解决矛盾纠纷,也解释清楚目前拖欠承包款会造成什么后果。结果,案子一调解,有个村民当场就缴纳了承包款。

有了示范作用,加上持续做思想工作,没几天就有6名村民和合作社达成了协议,分期支付承包款。剩下2名态度比较恶劣的,在收到法庭传票后也和合作社私下和解了。

一步步的努力得到了圆满的回报。庭里的法官对她赞赏有加,说她肯吃苦肯卖力。

 

 

待产***办案札记

恰是人间四月天,春意正浓,病房外的花开了满地,还有兴奋的鸟,打扰无意欣赏的人。

“情况不容乐观,你必须马上住院进行剖腹产手术。”医生再三告诫。

怀孕八个多月的彭静雯沉默许久, 她牵挂手头的案件,却不得不为自己和胎儿的生命安全着想。

手术定在星期天早上,她内心翻江倒海的,满是矛盾。

她无法容忍这样的撒手不管,也担心术后晕沉耽搁案件,趁着手术前三十分钟还清醒之际,彭静雯毅然给书记员打了电话,把第二天一个勘察工作的注意事项和操作流程细细叮嘱个遍。案子牵扯一对赵姓兄弟,她参与其中,清楚双方争议焦点所在,也熟知测量内容及可能发生的问题。这一切,年轻的书记员还处理不来。

事情发生在年前,哥哥和当地村委会签订了一份土地租赁合同,后来将其中一块地转租给弟弟建设厂房,双方约定以实际面积缴纳租金。可合同中并未确定土地的实际面积,弟弟也因此一直拖欠租金。多次协商不成,哥哥找到一家评估公司做了土地测量。弟弟并不买单,又找了一家公司,得出的数据与前者有所出入。双方僵持不下。

彭静雯接手案件时发现,双方提供的土地图纸形状并不一样。“粗身大细”的她拉着书记员到现场勘察了两三次,有了大致判断。后来,当事人为公平起见,建议再评估一次。彭静雯希望弄清事实,也希望案子真正了结,避免兄弟反目成仇,矛盾加剧,就接受了这个建议。

“我们不想通过法院的委托程序,越早解决越了好。”当事人表达了自己的诉求。双方决定私下选择鉴定机构,却迟迟悬而未决。

“法官您给我们拿主意吧!我们相信你!”两兄弟开口了。彭静雯爽快地答应了。于是,她就联系到了当地一家颇有资质的鉴定机构,让两兄弟自行决定是否采纳。经过磋商,两兄弟一致同意该公司进行鉴定,并商量好测量的各项事宜。这其实超出了她的职责范围,她真是“管多了”。

“突然要做手术,自己挺手足无措的,可不知为何我唯独记住了当时的工作安排。”彭静雯表情诧异。

宝宝的早产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身边的同事常说是工作太过于紧张劳累导致的。孕期不良反应让人睡不上几晚安稳觉,她经常性地半夜醒来睡不着,一醒来就习惯分析思考案件,一想就是大天亮。

铁打的身体也经受不住日日操劳。医生一再叮嘱她放下工作多休息,她这头笑着答应,那头一手连着吊瓶,一手翻着正在审理的案卷。她说闲着也是闲着,便让书记员拿了几册过来打发时间。

但其实她已经两次住院保胎了!

 

 

别样的“诗与远方”

“不只生活有浪漫的诗与远方',心中有了信仰,工作中一样有令人向往、为之追求奉献的‘诗与远方'。”彭静雯微笑地说。

七年的法律专业苦读,为这个怀揣“诗与远方”的年轻人打下了坚实的理论基础。她酷爱读书,又很有自己的思考,那些法律条文对常人而言或许枯燥乏味,却是她爱不释手的“精神食粮”。身上穿上了法袍,手里拿起了法槌,她又担心自己“经验不足,理论有余”,为此经常请教老法官,找了不少有代表性的案件细嚼慢咽,工作之余也不放弃学习思考,平时偏居在法庭里潜心“闭关修炼”。

基层法庭案多人少,年轻的女法官很快独当一面——除了记录、装订和撰写简单法律文书外,也负责起立案、应诉文书送达这些繁琐的工作。

偏远的位置也给送达带了不少麻烦。散落的村子兜兜转转找不着北,只能询问近旁的村民。有时也要跑到十几公里外的三水大旺边界处去。那些聚集的越南华侨村落,语言让人“摸不着头脑”,她只能和书记员自己摸索。村子里又爱养狗,凶神恶煞地盯着你,怪吓人的。

“法官的生命力在于经验!”她一直为自己打气,说去多了就熟了。

她把这样的“经验”落实在每一处。

以前办公室没有门禁,有时一抬头她就听见当事人絮叨了。“法官,您要帮帮我啊!”“法官,为什么他要起诉我?”“法官、我想向你咨询一下......”云云。后来庭里多了名守卫,村民进办公室也不容易了,但她还是热心地把人从院外接到办公室来。“到你跟前总不能不管!这与法官职责相违背啊!”彭静雯一脸严肃。

可她面对大家可随和了,没有一点严肃面儿,总是微笑示人。倾听是她的“致胜法宝”,等到当事人讲完解气,和他拉进距离时,她就当起“和事佬”来,尽量调解了结。普通人家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琐事,哪需闹到法庭弄得人情冷漠呢?她深谙这事理,总希望凭自己的微薄力量让人跟人更和谐更亲近——这或许是她学法的另一层理想!

遇到必须走法律程序的事了,她就使出浑身解数,把问题说个清楚明白,绝不含糊了事。村民们法律意识难免薄弱,日常工作有不少是在普法,重复来去,却让她越忙越有劲儿。这是她的忡忧,更是她的愿望。

日复日,年复年,岁月流转,她带着这份热爱,一干就是6年,也没离开过!“唯一的解释是,我很热爱我的工作,它带给我很多乐趣和成就感。”彭静雯笑着说。

6年的时间不多,不敌10年、20年来得漫长。但每一步,每个脚印,都熔铸了这位年轻女法官勤勉劳作的每个时刻,印证了她对这份工作深沉的爱和坚定的信仰。

6年,同时也是未来的缩影!10年、20年后,她坚信自己定如现在的6年那样,不忘初心,既得始终。

因为,这是属于她自己的“诗与远方”!

 

 

 

 

相关链接>>